我与咖啡

陈华 ⋅ 2021-03-08

2016 年大学毕业后,我决心考取研究生,便在校内租了一个单间复习。房间虽然不大,却也附带了一床、一柜、一桌、一空调、一卫生间和一小院子,而且房东爷爷和奶奶非常友善。

离开了限电 600 瓦的学生宿舍,我按耐不住想要尝试非速溶咖啡,于是入手了一台美式咖啡机,搭配 illy 的咖啡粉。当时对于咖啡还懵懂无知,但我至今能够回味刚打开咖啡粉罐子时扑面而来的香气,以及咖啡入口时味蕾的满足感。自此,我每天早晨煮一杯咖啡,蒸两个鸡蛋,然后去图书馆,生活充满了仪式感。当时我还领养了一只幼猫,取名跳跳,因为他走路一蹦一跳的,十分可爱。跳跳刚来家里有些怕生,对我却很依赖,在第一个夜晚就爬上了我的床,还趴在我的胸口睡觉。

后来,我不慎打破了咖啡壶,也因祸得福顺利考上了研究生。读研后,有了自己的办公桌,为了方便入手了一个法压壶,开始自己研磨咖啡豆。法压壶煮出来的咖啡更加浓郁,尽管有一些残渣影响口感。我的小老板也喜欢咖啡,就买了一台意式咖啡机放在办公室里。突然间的大升级,令我惊喜万分。本来我们计划开一个咖啡俱乐部,大家可以一边享受咖啡一边讨论科研。只是意式咖啡机煮咖啡有噪声,操作繁琐,而且气味比较重,喜欢的人寥寥。第二年办公室来了一些新生,位置不够用,意式咖啡机也就渐渐地闲置了。

尽管俱乐部开不下去了,意式咖啡还是极大地拔高了我对咖啡的追求。因此,我入手了一套手冲咖啡器具。手冲相比于其他类型有更大的自由度和更丰富的玩法,令我欣喜不已,成了我读研期间冲煮咖啡的首选方式。要通过手冲煮一杯好喝的咖啡并不容易,我至今也没有足够的技术,一是因为我懒得钻研,二是因为买不起好的单品咖啡豆,三是因为我更享受手冲时的那一刻。但潜移默化地我对咖啡的种类、生产流程、烘焙原理、冲煮方法等有了更多的了解。简单来说,从咖啡种植(地理和气候很重要)、采摘、加工(水洗、日晒、蜜处理等)、烘焙(轻度、中度、深度)、研磨(颗粒大小和形状)、到冲煮(水质、水温、时间和粉水比等)的每一个环节都会影响咖啡的酸度、苦感、风味和醇厚度等品质。

了解再多的常识也不妨碍我继续当一个菜鸟,但难免地会想要品尝更多的咖啡豆,尝试更多的玩法。手冲已经足够好玩,相比于意式还是缺少一些醇厚和爽滑的口感。只是学生寝室限电,无法使用意式咖啡机,手动的意式咖啡机又太贵,于是我便想入手低配版的摩卡壶。正好,我如今升学博士,住进了全校最“豪华”的二人间宿舍。而从这学期开始,我的室友基本上不在,也就是说我相当于一个人住,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租房子的日子。乘此机会,我总算入手了摩卡壶。今天一收到就立马拆开用过期的豆子做实验。第一次咖啡豆研磨得太细,也不懂得如何把控,忙手忙脚的,感觉过度萃取了,就没有喝,权当作是在洗摩卡壶。第二遍我调整了研磨度,在咖啡溢出来的时候立马调小了火候,竟然成功了。入口真的非常爽滑和醇厚,跟手冲的口感完全不一样。我喜欢独处,我享受咖啡。我想,博士期间应该会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

本想记录摩卡壶带给我的感受,不知不觉竟写成了我与咖啡的回忆录,而此时此刻我的口腔依然舒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