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叫做自己

陈华 ⋅ 2021-03-01

这是果麦麦对罗翔老师的采访,版权归其所有。以下摘录部分内容,谨以自勉:

果麦麦:“罗老师,你觉得什么叫做自己呢?”

罗翔老师:“什么叫做自己?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谁,你怎么能做自己?”

罗翔老师:“其实小时候大家都想成为给科学家之类的,但我小时候想的比较多的还是想做个老师。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人生都要去赋予我们所从事工作的意义,因为对于大部分工作,时间干长了呢,你都会觉得是机械劳动。

罗翔老师:“法律给我最多的信念呢,可能有两个方面。”

“第一呢,是对正义的向往。因为法律始终是追求公平和正义的。因为我们经常会感到一个事情不正义,那一定有与它相反对的正义这个概念。当我们厌恶黑暗的时候,一定有与黑暗相反对的光明这个概念。所以这是法律给我的一个深深的训练,我相信公平和正义是存在的。因为人嘛,他就是很复杂的。人有天使的一面,也有魔鬼的一面,(这也是)为什么说君子慎独嘛。人在向崇高迈进的过程中,一定会让别人觉得有点装,也会让自己觉得有点装。我们本来就很肤浅,我也很肤浅。我承认自己的肤浅,本来就是一个肤浅的人。”

“那第二呢,就是让我在看待世间万物的时候,可能会有一颗圆润的心,而不是一元化、刺猬式的一种思维态度。因为法律始终是在很多种美好的价值中选择一种平衡。很多时候这个世界不是善恶的对决,而是善和善的对决。”

“法律的事业让我知道,可能我们很难追求最优的选择,我们只能追求一个相对不坏的选择。所以作为人的话,可能更为重要的还是过一种正直的生活。”

“那有很多很多人呢可能陷入在一种怀疑主义的、虚无主义的深渊之中。我自己也曾经是这么经历过来的,但是你会发现怀疑的结果是两种。一种怀疑的结果是导向虚无,一种怀疑的结果是导向确定。那在逻辑上来说,怀疑只能导向确定,而不可能导向虚无。”(为什么?)

果麦麦问:“现在的年轻人对未来都是处于一个非常迷茫和焦虑的状态,对未来不确定的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,怎么抵抗这种不确定性的焦虑?”

罗翔老师答:“首先我们要接受这种不确定,因为人生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的人生。人的有限性就体现在,我们是无法寻找到从我们自己而来的一个确定。所以,第一还是阅读,跟人类伟大的灵魂对话,因为在两千多年前人类就已经有过这样的困惑。人类所有伟大的思想家都试图对抗这种困惑。但第二的话更重要的是去做,做一些事情,从身边的小事开始做起。每天都只是一个礼物,昨天的已经成为过去,明天的还没有到来。我们唯一能够拥有的就是今天,所以今天是一个礼物,是一个 gift,是一个 present。所以我们做好每天该做的事情,今生就是我们的哨岗,站好哨就可以。”

果麦麦:“你现在也是有非常多的社会角色、社会身份,那当这些角色同时赋予到你身上的时候,你有没有过一些些许的割裂,或者是小小的矛盾这种时候?”

罗翔老师:“那肯定会有,因为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。所以呢,可能人是要去做减法。有很多的繁华并不属于你,你要试图地减掉它。”

罗翔老师:“说实话,非常地意外今年能拿到这样一个剧本,一个普法的剧本,一个走到聚光灯下的剧本。我希望自己能够演好这样的剧。”

罗翔老师:“人的内心始终有两面,有幽暗的一面,也有光明的一面。你做哪一面,是做幽暗的一面,还是做光明的一面。人不是做自己,人是朝着人性中良善的那一面去前进,去尽量地抑制内心的幽暗。这个叫做自己。”